诗词朗诵知识

诵经简介

背诵是中国文化界人士背诵中国诗词、散文的传统方式。 也是中国人学习文化的一种高效的教育学习方式。 它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代代相传。 每个人都可以做到。 在历史上发挥了极其重要的社会作用,具有巨大的文化价值。 中国的诗词歌赋大多是通过朗诵而创作的,所以只有通过朗诵才能深刻领略其精神内涵和审美魅力。 因此,朗诵也是中国诗歌的一个活生生的方面。 诵经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杰出代表作品。 它被公认为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之一,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背诵中国诗歌在海外一直很流行,不仅在中国人中间,在日本、韩国等中华文化圈的许多国家也很流行。 例如,日本诗歌朗诵社会员超过百万人,他们经常到中国进行交流访问。

念诵规则

1、念诵的方法分为两类。 有格的(现代诗、歌词、韵律、押韵、骈文、当代散文等)为一类,按格朗诵; 无格的(古诗词、古文等)为一类,多有上、中、下几个声调,按格朗诵。 有时每句可稍作调整,组合使用,以体现诗意。

2. 吟诵者有一些基本的声调。 这些音调之间有一定的关系。 这些曲调要么是从老师和家人那里继承来的,要么是别人的曲调,要么是自己采用的不同曲调,都是经过自己的语感改造的。 这些声调一般就是古诗词的几个声调(分为上、中、下),以及现代诗歌中的平七、七七的几声,读起来也与此类似。特别注意,不能随便调调。 。 如果音调跑调,后果由您自行承担。

3、吟诵者可以背诵基调中的任意诗词或诗词。 只需根据言语和情绪进行微调即可。 但这不好念诵。 真正好的背诵是背自己喜欢的诗,因为背诵是自娱自乐的,不应该主动背自己没有感情的诗。 这些喜爱的诗词经过反复吟诵、认真钻研,就会在基调的基础上加以改进,形成独特的曲调。

4、念诵的要求不同。 其主要要求是:

1、平、长、斜。 其中,平声是指一、二声,仄声是指三、四声。 五言诗由四行组成。 如果是平气诗(即第一行第二个字是平声),第一、四行第二个字就长一些,第二、三行第四个字就长一些。 。 如果是直线诗,则相反。 七言诗由四行组成。 如果是平诗,第一、四行的二、六字就长,第二、三行的第四字就长。 如果是直线诗,则相反。

注意:

1、除入声字外,所有行尾韵均延长。

2、古代入声的字很多,比如月等,一定要读短、快。

3、照字说。 中国所有传统音乐都称为一子行腔,但唯有诵经最为严格。 念诵力求最清楚地表达每个单词的意思,因此最接近单词的发音。 因此,唱腔曲调一般结构比较简单,易于学习和记忆。

4.课文阅读和发音。 朗诵必须用中文朗读,这样才能最接近诗的原貌。 每种南方方言都有自己的语音系统。 北方也存在,以入声字的处理最为突出。 从以往的情况来看,新当代的咏物也需要文学阅读。 主要是入声字要短声念,特别是声步和重要的入声字要短声念。 押韵词应尽量用平韵发音,押韵是必须的。 切忌平放和斜放混用。 “看”、“叹”等词语必须用平声发音。 其余如“车”、“如剧”等,与诵经曲调关系不大,似乎不需要太严格。

只有满足这三个条件才可以念诵。 掌握了这个方法的人,可以背诵任何作品。

5、念诵的中级要求是:

1. 运气说话。 念诵时应采用腹式呼吸,利用丹田气发出声音。 因此,你会有一种从容的风度,深刻的内涵,有温文尔雅的绅士风范。

2.口音歌唱。 诵经的唱法原则上是中国式的口音,即音调、强弱、长度都不固定,而始终由情绪决定,随时波动。

3、摇头、摆动身体。 吟诵者不宜静止不动,情绪无处不在,姿态自然。 摆动不是均匀的,而是反映吟唱者对声音的音高、强弱、速度、曲率的控制,如声音大时向后移动,声音低时向前移动。 由于是一种唱法,身体姿势变化多为平缓,所以以摇摆为主。

如果你做到了这三件事,你的念诵就会有味道。

6、念诵的高级要求是:

1、联系古人。 背诵就是反复思考作者的原意,理解诗的意思。 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与作者千百年来的心相连,这篇文章的背诵就完成了。

2. 自己创作曲子。 只有某些特别感人的段落,才能被反复背诵,才终于读懂了古人。 此时,这段经文的朗诵音调与基本曲调相差较大,只适合这段经文。

3、培养道德品质。 诵经者把诵经视为一种自娱、学习、健身的手段,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此时念诵对于身心健康、益气养性有着重要的作用。

做到这三件事,念诵就能达到转变的境界,这是人生一大乐事。

诵经的定义

1、中国古代诗文创作、传承和学习的发音方法主要有唱、诵、朗诵、背诵四大类。 阅读是指用口语进行的阅读。 诵经是一种唱诵的艺术形式,强调清晰、准确、音调和情感,但没有音阶。 吟有音阶,朗诵如歌唱。 唱与唱的区别在于:唱以音乐为主,语言为辅,以欣赏曲调为目的; 诵经以语言为主,音乐为辅,目的是更准确地表达语言内容。

2、念诵的概念一直没有统一,没有固定的参照物。 诵经有很多种说法,诵经、诵经等。根据文献研究和访谈,我们得出以下结论:诵经是诵经和诵经的合称。 在古人的观念里,念经就是念诵;念经就是诵经。 诵经就是背诵的意思。 吟诵的对象多为诗歌,朗读的对象多为文学诗词。 圣歌一般有音阶曲调,但也有无音阶的个别曲调。 很多朗诵没有音阶曲调,但也有不少有音阶曲调。 为此,我们现在根据音阶曲调的有无来区分唱诵和唱诵。

3、书本不能完全表达意思,言语不能完全表达意思。 言语不够,所以有歌。 文学本来就是用非语言的形式来表达口语无法“穷尽”的“意义”。 诗和口语诗在哪里?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声音。 文字只能反映语音的音质,而不能说明语音的长度、强度和音高。 如果我们将文学解读为书面文字或将其解读为口语,我们如何才能理解文学的意义呢? 您用来创建的声音形式与您用来欣赏它的声音形式相同。 古代诗歌、散文的创作有歌唱、吟诵、朗诵三种形式。 昆腔之前的唱腔已经基本消失,所以只有唱诵的形式才能最接近原貌,最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古诗词、诗词,皆可背诵。

4、背诵是背诵,不是背诵。 诵经遵循传统规则。 背诵是从西方传入的,在中国只有不到一百年的历史。 一百年前,有文化的人都会念,但不会背,这与今天的情况恰恰相反。

5、诵经可分为广义诵经和狭义诵经。 广义的背诵是指世界上所有语言的背诵现象。 念诵并不是中国人独有的。 第二个广义的朗诵应该是指各民族对中国古典诗词、散文的朗诵。 比如日本、韩国、越南以及中国很多少数民族都背诵中国诗歌。 狭义的朗诵应指次广义朗诵中的“私塾腔”,即通过私塾、家学等教育体系代代相传的朗诵,而不是直接背诵民歌、戏曲中的诗词。等等。狭义的背诵是“汉语背诵”,是汉语背诵学会的主要工作内容。 我们也用这个概念来申报世界级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念诵系统

1、诵经的发音与当地方言密切相关。 然而,并非所有这些都是用口语方言背诵的。 念诵使用文本阅读系统的发音。 在北方,更接近普通话,在南方,更接近当地方言。 文学阅读与方言口语的差异在北方可达10%-30%左右,南方更大,可达80%。

2、诵经声调,旧称诗词吟诵声调、读书声调等,统称为诵经声调。 在音乐学上,它属于民歌小调范畴。 此前,学术界对此关注甚少。

3、唱腔与当地的音乐体系相似,可能与当地的宗教音乐、民歌、琴曲、戏曲、说唱等相互影响,各地的唱腔有所不同。 一个地区也有比较固定、流行的诗词唱腔,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代际不同、人与人、时代不同。

4、唱腔和和声的方法对中国音乐特别是声乐影响很大。 中国音乐体系的许多特点都与诵经密切相关。 5、念诵是自娱自乐,不是表演艺术。 更重要的是,念诵是一种学习方法。 如何背诵一首诗,实际上就是如何理解它。 学习者往往通过反复吟诵和不断修改来实现对诗歌的记忆和理解。

6、背诵也是即兴的,因为背诵者每次背诵时对作品的理解和自己的感受都会发生变化,所以每次背诵的内容也不同。

7、古代吟诵也有文人的特征。 他的审美趣味也是文人的审美趣味。

8、各地唱诵的声乐特点各不相同,与汉族其他声乐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但总体来说,都是中国风格的自然、自由的发声。 它与汉语的特点结合得非常紧密,适合汉语的特点,放大了汉语的特点。 念诵讲究用气息控制声音,按词进行曲调,曲调特点比较明显。

9、原则上,念诵是没有节奏的,也不是均匀的节奏。 因为念诵是跟着情绪走的,所以情绪的变化没有节奏。 计量唱诵是一种特殊情况。 吟唱者总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控制声音的音高、强弱、快慢、直直,变化明显。

10.一般念诵都是拉长音的,称为长音念诵。 古代诗歌、散文中,每个词之间的间隔本来就比较长,还没有今天的口语那么快。 声音的长度超出了口语的约定,自然让人想到它更深层的含义,那就是词与词之间的寓意。 诗歌和散文的意义取决于每个单词的发音形式。 这就是唱诵的产生方式。 所以我也用念诵来欣赏。

念诵的价值

1、背诵是中国古诗词的活生生的一面。 背诵蕴含着许多语言本身所没有的意义,而这些意义也随着诗歌而流传。 古人的心态、心境、意境只有在吟诵时才能最接近、最能理解。 如今古诗只剩下文字,其意义与古代相差甚远,现代人无法理解。 不背诵的古诗古文就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2、念诵是一种高效的学习方法。 通过这种方法,你不仅能记住它,而且能深刻地理解它。 背诵已经包含了读句、节奏、结构、修辞等一系列知识,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寓教于乐。 背诵对于理解作品的思想感情特别有效。 念诵也是培养创造力和个性的重要方式。

3、吟诵是诗乐传统的核心。 古代的传统是诗与乐同属一族,这就是所谓的诗乐传统。 在诗歌和音乐传统中,最重要的是吟诵传统。 因为不是所有的诗都能唱,但所有的诗在这里背诵都令人赏心悦目。 所以,在古代,文人就是诗人,诗人就是音乐家。 每个人都通过自己的音乐表达自己的感受。 现代西方文化已经把音乐变成了一种专业的东西,大众只能欣赏而不能创造。 每个人只能唱别人的歌。 保存和恢复诵经传统,也可以恢复中国古代诗歌、音乐、歌唱的优秀传统,让每个人都敢开口唱歌,每个人都敢唱自己的曲子。

4、诵读是传承中华文化精神的重要手段。 诵经蕴含着中华文化精神的精髓,渗透着中华文化对世界、人生的理解。 背诵的方法以及背诵后的诗词内容,表达了中华文化的精神精髓,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5、念诵是陶冶道德情操的有效途径。 诵经的方式和内容都带有中国传统文人的性格。 他们的正直、高尚、关心生命、奉献社会、先忧天下、后乐天下的精神,是当今青少年需要学习的。

6、念诵也是一种健身手段。 日本在这方面发展得相当发达,所以念经在日本也很兴盛。

7、诵经具有极高的学术研究价值。 它是语言、音乐、诗歌结合最紧密的地方。 它可以揭示语言、音乐和诗歌之间的关系,从而证明诗歌意义和语言意义之间的差异、为什么存在差异以及如何确定这种差异。 如果对每首诗的含义的解释发生变化,整个文学史和文学理论当然也会发生重大变化。

诵经与国学教育

1、民族之基在于语言、哲学、宗教。 目前中国的传统文化教育与哲学、宗教关系不大。 它不系统地教授,但系统地教授的往往是艺术、技术等,总之是技能,而不是思想精神。 西方文化也是如此,只教技能,不教思想精神。 所以,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没有幸福、无聊是显而易见的。 汉语只有一种语言,至今仍在代代相传,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根源。 但破坏汉语的现象也很普遍。 中文语感的丧失也是令人担忧的事情。 这是用西方现代背诵法阅读古典诗词散文的一个例子。 古诗有韵律之美,包括韵律之美、长短之美、高低之美、清浊之美、轻重之美、快慢之美等; 评水一百零六韵中各韵的情感有差异; 嘴唇、牙齿、舌头、喉咙和鼻子之间存在各种差异。 谁还谈论声母风格的差异、阴阳表达的差异、阴阳八声的差异,以及种种奇妙的韵味? 只把文学当成文字,只解释文字的内容,分析社会背景,完全忽视形式的意义。 这还是文学吗? 试想一下,为什么能记住现代白话文的人那么少? 如今,信息爆炸,每天的白话文字都如尘埃散落在世界各地,但哪些能被人们记住呢? 因为我们不再关注汉语音韵之美、文学形式之美。

2、中华传统文化教育需要从耳学回归到视觉学习。 应要求学生背诵大量经典著作。 六部委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中华经典诵读”活动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只是目前的章节还不够系统,无法将思想和精神完整地传承下去。 最好的记忆方法就是念诵。 念诵有助于记忆是公认的经验。 念诵也很容易理解。 对于传统文化或者经典诗词,如果除了解释词义之外,还需要分析主题、结构、行文、背景、意象、意境等,会花费很多时间。 但学生年纪小,很可能记不住,更难理解。 另一方面,古代老师除了解释单词的含义之外,没有做太多解释。 相反,他们大多将自己的理解倾注其中,并通过念诵的方式传授给学生。 学生会背诵,包括句子发音、语气、语气、情感等,并一起写下来。 当他们长大后,有一天他们会突然开悟。 所以,古人记住的多,理解的也多。 现在解释太多,背诵太少。 所说的难记,背诵的毫无魅力。 这就像试图从竹篮子里汲水一样。

3、念诵只注重神态,正气平和,精力内敛。 可以净化乖戾的精神,培养绅士的风范。 学习传统文化最重要的是学习其内在精神。 形式和内容不统一,精神自然就难找。 诵经是学习传统文化的有效手段。

古时候的诵经

1、东汉以前就有歌、号子,但有没有号子就不清楚了。 虽然有个别文件提到尹,但语言不清楚。 古歌的情况有待进一步研究。

2、东汉以后,出现了歌、号、诵。 所有诗文都可以背诵,历代歌赋(诗、骚、乐府、歌词、曲调等)在不能歌唱后也都是通过背诵传承下来的。 一切文人墨客都会吟诵、歌唱和答疑,并用诵读来教育和学习。 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朗诵家,如谢安、王阳明等。

3、明清时期,诵经尤为发达,对诗文、八足文的方法更是有研究。

4、桐城派创造了其独特的古文诵读方法,提倡“以声求气”,其方法一直流传至今。

5、诵经主要是通过古代教育体系(私塾和公塾,以私塾为主)传承下来的。 老师将自己对这首诗的理解倾注到朗诵中,传递给学生。 所谓读书声,就是念诵声。 一般有吟诵,以吟诗居多,多吟诗。

6、在古代,背诵是文人的一项基本功,就像识字、写作一样。 只要你上过几年私塾,就可以背诵。 所以,几乎没有人专门专门念诵,也几乎没有对念诵进行特殊对待。

7、我们对古代教育普及的印象是有偏差的。 古代农村也常见村塾,一般实行三年义务教育,所以我们记载有一些农民也会背诵。 在乡镇以上的地方,大多数妇女都会念《甲管》,所以我们也记录了一些会念《甲管》的家庭主妇。 文盲率上升是近代以后发生的事情。 这实际上是师资失败和新办学校后私立学校消亡的结果。 所以,在古代,不仅文人会吟,很多体力劳动者、妇女也会吟。

8、念经是一种完全口头的、心心相印的教学,是一种纯粹的口头非物质文化。 因此,唱诵没有固定的曲调或乐谱。 唯一的例外是日本人背诵中国诗歌。 日本有演奏乐谱,在汉字旁边加上各种符号,表示轻重、曲折等。 还有音标符号。

9、日本、韩国、越南等国都有中国诗文吟诵,传承千余年。 有的是变音念的,有的是汉语念的,有的是母语念的,各有流派。 他的吟唱语气在高雅音乐和流行音乐之间也有所不同。

现代的诵经

1、1905年,清朝废除科举。 私立学校面临困难,口号首次受到打击。 民国成立后,新式学校蓬勃发展。 私立学校进一步消失。 抗战时期,私塾再次被毁。

2、20世纪初,西方的朗诵方法随着戏剧一起进入中国。 与此同时,教育界对于如何阅读中文作品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一时间,出现了“二字一餐”的发音。 抗战时期,诗歌朗诵盛行。 后来,中文朗诵形成并取代了诵经。 直到今天,戏剧口音和反战口音仍然对汉语朗诵产生影响。

3、1920年,唐文治先生创办无锡国立书院,大力推广诵经。 20世纪20年代,赵元任先生首次研究诵经并记录下来。 1934年和1948年,唐文治先生录制了两张唱片并在国内外发行。

4、1946年台湾光复后不久,因推广国语困难,北京大学中文系奉命召集数十位著名学者开会讨论,一致开出“背诵”的药方。 这次会议定名为“背诵与教育”研讨会,演讲记录至今仍在。 如今,台湾的口号依然存在,但大陆的口号却濒临失传。 这不是很丢人吗?

5、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课堂上不再允许念诵。 但文革前,不少著名学者都曾撰文提倡诵经,如赵元任、朱自清、叶圣陶、杨荫柳、于平伯等。

20世纪60年代和80年代,学者聚会、表演、研究等场合经常举行诵经活动。 许多领导人和学者大声呼吁恢复诵经,但没有结果。

7、20世纪80年代以来,陈秉正、劳在明等老师致力于演奏音乐。 华忠彦、李西安、王恩宝、秦德祥、潘石等老师致力于号子的收集和研究。 1995年,毛家培先生主编的《中国古诗朗诵选》出版。 1997年,陈绍松先生的《古诗词朗诵研究》出版,并附有朗诵录音光盘。 此后,出现了零星的论文、研究报告等。尹小科等人写了一篇硕士论文,题为《中国传统唱腔的艺术价值与现状》。

8、2008年,常州诵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念诵现状

1、现在百岁以上的学者都可以背诵。 但如今,他们中活着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这世上最后一批能背诵的老师,基本都已经80岁以上了。 他们有特殊的机会,在新学校蓬勃发展时进入私立学校,并能够学习如何背诵。 这样的先生是极其罕见的。 根据我们的经验,全国有最后一批能背诵传统音乐的教师。 每个市(含郊区县)约1-10个。 北京大约有一百个。 还有一些城市没有会背诵的老师。 人们。

2.许多会背传统音乐的先生只能背诵部分风格。 少数学识渊博、学识渊博的先生,能背诵得比较全面。 念诵者数量较多、念诵保存较为系统的地区有江苏常州、福建漳州、广东广州、湖南长沙、河北河间、北京等地。

3、几乎没有继承权。 由于社会环境的问题,最后一代学会诵经的君子一般都没有传给学生和孩子。 然而,诵经的传统也是永无止境的。 在很多地方,也有个人喜欢或了解念诵的价值,自发学习、收藏、研究念诵。

4、许多老一辈著名学者都会背诵,如周有光、季羡林、霍松林、冯其庸、叶嘉莹、吴晓如、戴毅、钱绍武等。

5、由于过去民办学校义务教育的特点,一些地区也有很老的农民或家庭主妇会背诵,如北京昌平、河北河间、江苏镇江等,但他们背诵大多是初级的。 这很可能是全国范围内的情况。

6、除汉族外,一些与汉族交往密切、参加过科举考试的少数民族也背诵汉文诗文,如壮族、白族、布依族、纳西族、朝鲜族、回族、满族等、蒙古语等

7、全国各地的诵经曲调不同,每个人的诵经曲调也不同。 但它们都遵循一些一般规则。

8、20世纪以来,有一些诵经的录音录像,散落在一些机构和个人手中。 这批录音非常珍贵,其中包括许多历史文化名人。 而且音质正在受损,急需转录和保存。

9、一般来说,五到十年后,传统诵经就会基本消失。 这段时间能否系统地保留传统唱诵,对于未来唱诵的发展至关重要。 由于各地的诵经声调不同,新的诵经需要以传统诵经为基础,否则就会成为无源之水。

在学校里念诵

1、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对诵经产生了兴趣,各地也逐渐开始诵经活动。 其中,教育界也自发开始探索恢复念诵传统,将念诵重新引入教育体系。

2、在大学方面,陈绍松先生自1987年起在南京师范大学开设古诗朗诵选修课,至今影响较大。 叶嘉英老师常年在南开大学教授朗诵。 Mr. Chen Yongzheng and Lu Junyu, the disciples of Guangzhou Spring Festival School, have been teaching Cantonese recitation at Sun Yat-sen University and others. In 2007,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Xuzhou Normal University, Huaiyin Normal University, and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in Taiwan jointly established the Poetry Recitation Club. In 2007, Xu Jianshun established the Zizhu Poetry Club, a poetry recitation club at the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The following year, he established the “Capital University Recitation and Inheritance Research Association”, with poetry clubs from more than 20 universities participating. Mr. Wang Ning from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Mr. Xie Suidong from Capital Normal University, and Mr. Wang Enbao from Beijing Language and Culture University have all taught chanting.

3. In terms of prim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the Chinese language community has begun to explore recitation teaching very early. Teacher Chen Qin from Guangzhou created the “Simple Reading Classics” teaching method, which has now been promoted across the country, including self-created singing methods. Teacher Dai Jianrong in Shanghai promotes the chanting and recitation method, which has also been promoted across the country. Teacher Peng Shiqiang from Shanghai has achieved remarkable results in chanting teaching and has been rated as a special teacher. He has also taught experience in more than a dozen provinces. Teacher Chen Shuilong from Xiamen also introduced Hokkien chanting into teaching and has been doing it for more than ten years, and so on.

4. In the recently launched “Chinese Classics Recitation” activity, more places have introduced the form of recitation. The editorial department of Shanghai’s “Primary School Chinese Teacher” organizes teachers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to learn the teaching method of “classic recitation” every year, which also includes chanting. All these show that chanting is welcomed by all walks of life, but many chants are not standardized and many chants lack inheritance. These require our joint efforts.

5. In society, there are chanting activities every year in Ma’anshan, Anhui. Mr. Zhang Benyi, the director of Dalian Library, asked all library system personnel to learn chanting and organized performances and exchanges. The Chinese Poetry Society once established a recitation committee, and Mr. Zhou Duwen, Mr. Dai Xuechen, etc. promoted recitation in various places. Mr. Wen Huaisha advocated “Oriental chanting” and vigorously promoted chanting in the media. In Changzhou, Zhangzhou, Quanzhou, Wuhan, Suzhou and other places, there are still chanting gatherings all year round.

chanting overseas

1. There are many poetry societies in Japan, and it is said that there are millions to millions of members. The contents of his recitation include Japanese and Chinese poems. The recitation of Chinese poetry has been handed down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Chanting is often accompanied by musical instruments, and may be accompanied by dancing or singing, making it highly performative. In the last century, we often organized groups to come to our country for exchanges. There are still people coming to visit now, but less often. The Japanese Poetry Society has an aging staff problem. 2. South Korea and North Korea (actually including the Koreans in our country) also have a tradition of reciting Chinese poetry. It was very prosperous during the Goryeo and Li dynasties. However, the inheritance situation is far inferior to that in Japan and similar to that in mainland China. It is also in urgent need of rescue (but the Korean government and academic circles have not yet realized this problem). The recitation of Chinese poetry in Japan and South Korea mainly uses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native language. Although its rhythm and melody have been passed down to Chinese chanting for thousands of years, they still have some harmony. Since most of its sounds are borrowed sounds from the Middle Ages, and the music is a characteristic of stress-stressed languages, it is of great research value. There is also the recitation of Chinese poetry and prose in Vietnam, but the specific situation is still unclear.

3. The practice of chanting is still popular in Taiwan. Traditional chanting is divided into many genres such as Heluo, Fujian, and Cantonese. There are many famous poetry societies. Many universities have chanting activities or offer this course.At the same time, the singing form developed from chanting became more popular

4. The practice of chanting among Chinese people in Malaysia and other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is still popular, mostly in the Min language system.

5. The Chinese chanting tradition in European and American countries continues and is spread to the local areas. Some foreigners learn to chant.

6. Chinese poetry is sung. This is something that Westerners have long known and envied. It is one of the charms of Chinese culture in the eyes of Westerners. But now many foreigners can’t hear the singing when they come to the main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