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您怎么看 它是否正确

对于“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你怎么看? 它是否正确? 其实在小编看来,无论读不读纳兰容若,男女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这首诗仍然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诗,其实对于我们读者来说,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规定。 但如果有这样的说法,我想应该是现代人所代替的。 对于这两个人,我是这样看待他们的诗歌、爱情诗和写作技巧的。

你怎么看“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这样的说法对吗?

纳兰容若的诗,对比他命运的坎坷,可以说是用生命写诗作词。 他的诗的底色是穿透心脾的悲伤和绝望,与他深具人性的命运的完美结合,赋予了人们无穷的想象空间。 他的纯真,他的孤独,他的深情,这些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男子气概的男孩情怀,都成为他诗歌中情感的“原色”,而他无限世俗辉煌背后的苍凉,就是他的精神。 “原创”风格。 对于这样的纳兰来说,“家家竞唱《饮水》的盛况背后,却存在着“纳兰的心思有多少人知道?”的困境,巨大的差异正如李后主诗中所表现的意境。深情、婉约的“遗物”字眼,成为文艺青年崇拜的一种“图腾”,那些“如果人生如初见”、“我是一场惆怅的客”等句子。世界”、“那时,只是平凡”等句子似乎让人“陶醉,永远不知道回去的路”,但这只是精神层面上的情感共鸣,估计很少有人会现实中的“土地”就以此为基础。因此,没有必要上升到“男子不读书”的程度。如果是这样,那么刘三扁、李后主等优美词派的作品都包括在内。在这个名单中,中国古典文学的“半个世界”也被列入其中,有人开玩笑说它会因此而崩溃。

仓央嘉措的爱情诗在叛逆与摇摆中摇摆。 与纳兰容若相比,他们有更容易复制的“心灵鸡汤”配方。 这也是让很多赝品在市场上招摇的一大因素。 浅读渐渐偏离了诗的本意。 “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不会让你失望”这句感叹似乎已经成为仓央嘉措永恒的标签,但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仓央嘉措诗歌的广泛流传更多源于译者的“重新诠释”。创作”中,真正领略藏文原文魅力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是被译者曾宓不完全“信、雅、雅”的译文所吸引。 对于大多数饮食界的男女来说,仓央嘉措这个纠结于精神与世俗之间的“另类”,为男女之间的情感纠葛赋予了更多圣洁的光芒,也因为这个被误解的宗教这个意义上的“祝福”,让这类诗更符合红尘男女沐浴爱情的情感诉求,从而产生令人欲罢不能的奇妙“化学反应”。 但这只是特定时期的特定心态。 “曲径通幽”的心理按摩,沉迷其中而无法自拔,只能导致荒唐大方的结局,但在现实中却似乎几乎看不见。

纳兰容若和仓央嘉措似乎都被称为谜一样的男人。 他们绝世的才华和戏剧性坎坷的命运之间的强烈反差,让他们留下的最真挚深情的话语让人印象深刻。 有更多的解读空间,但无论怎么解读,归根结底还是要回归文学属性,而不是处处恪守小桂草作为人生格言。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自由自在地“离开盗梦空间”,在欣赏的同时保持矜持,而不是像失重一样陷入其中,“恨不得永远沉醉不醒”。

以我拙见,他们写的诗不是《向日葵集》。 正常读者读完之后不会误入歧途,所以没必要去计较,也没必要用它来反思自己的人生设定。 “男不读纳兰容若,女不读仓央嘉措”的虚伪论调,应该一笑置之。